在路上丨波斯波利斯 帝国的废墟与失落的春天

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Luna 日期: 2019-08-23

图、文? Luna / 编辑 杨静茹? ?rwzkhouchuang@126.com ? 骄阳似火,荒野一望无垠。我们的司机兼导游挥手拭去额头的汗珠,指着前方若隐若现的山丘说:“波斯波利斯?!?从停车处到遗址还要步行一段漫长的林荫道,大阶梯在视野中越来越清晰,万国之门庄严高耸,仿

图、文? Luna / 编辑 杨静茹? ?rwzkhouchuang@126.com

?

骄阳似火,荒野一望无垠。我们的司机兼导游挥手拭去额头的汗珠,指着前方若隐若现的山丘说:“波斯波利斯?!?/p>

从停车处到遗址还要步行一段漫长的林荫道,大阶梯在视野中越来越清晰,万国之门庄严高耸,仿佛一千零一夜的盛景从海市蜃楼化作现实——还未踏上波斯波利斯,波斯帝都的宏伟已然能震慑来访者。

公元前6世纪,大流士一世开始建造波斯波利斯,作为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第五座首都。工程持续了三代君王,彼时帝国的领土横跨欧亚非三洲,从印度河平原到小亚细亚,从色雷斯到埃及,波斯人征服了许多民族。来自东西方的工匠与楠木、黄金、象牙等珍宝,都汇聚在荒漠中的善心山下。这里被开凿和修整出一片巨大的岩石平台,庞大的宫殿群就矗立在平台之上。

我踏上光滑的石头铺成的大阶梯,走到万国之门下方,从眼前笔直铺成的士兵道到远处的百柱大殿,数不清的高大石柱与雕像、无穷无尽的石墙与台基让我不禁“哇”地叫出声来。导游露出骄傲的笑容,他的眼里映照的仿佛不是废墟,而是帝国全盛时的荣光。

万国之门装饰有对称的巨型有翼兽身人面浮雕,雕塑与建筑融为一体,庄重的脸孔望着两千多年来的拜访者,伸展的羽翼指向天空。门面向东是觐见大殿,这是遗址里最壮观的部分,东侧的基座浮雕基本保存完好,雕刻了23个附属国来此朝觐的场景。

也许是烈日与高温带来的幻觉,我似乎看见逾百位使节正走上台阶,脚步声穿越时光响彻宫殿。阵容最大的米底人使团穿着紧身裤、长袖大衣,阿拉霍西亚人牵着双峰骆驼,帕提亚人和巴克特里亚人捧着碗作为礼物,穿斗篷的犍陀罗人带来了长矛和圆盾,还有系着头巾的亚美尼亚人、卷发的埃塞俄比亚人,以及埃及人、巴比伦人、粟特人等等。使节们有的携手前行,有的扭头交谈,而帝国的统治者用古波斯文、埃兰文和巴比伦楔形文字三种语言阴刻的铭文彰显身份:“我,大流士,伟大的王,万王之王,列国之王……”

旁边的Tachara宫规模较小但精致华丽,东西方艺术的精粹在大流士的私人宫殿融汇出一种神性的威严感。这可能意味着,波斯波利斯从一开始就是与民众脱节的。

1971年10月,巴列维国王在波斯波利斯举行了波斯帝国成立2500周年庆典。这场精心规划的典礼邀请了全世界显赫的王室成员和政府首脑,5000株来自法国的树木在荒漠中生造出绿洲,崭新的机场与道路迅速建好,人们住在真丝帐篷里享受进口的美食与酒精……一切都是为了宣示波斯的辉煌、复兴波斯的文明,但国王的极尽奢华令贫困的底层人民怨声载道。这次典礼成为伊斯兰革命的导火索。

波斯波利斯的浮雕最常重复两个主题:其一是长着翅膀的Fravashi浮雕,这是由琐罗亚斯德教的神阿胡拉·马兹达设计的、类似于自然规律的一种精灵;另外是一只象征温暖的狮子从背后袭击一头象征寒冷的牛,这暗示着春天的到来。

使节朝觐的浮雕

然而,信仰拜火的琐罗亚斯德教的波斯帝国早已覆灭,波斯波利斯在公元前4世纪被亚历山大的一把火烧成废墟;而自1979年1月的冬季,巴列维被迫流亡国外,他再也没机会见到伊朗的春天。

在如今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,波斯波利斯又算是什么呢?导游站在倾塌的柱子旁讲述过去的故事,他看着柱头雕刻的威风凛凛的神鹰:“这是真正的波斯?!?/p>

?

Tips:

?近期媒体报道称伊朗宣布对中国游客免签,但尚未执行,目前前往伊朗仍需签证,飞抵德黑兰机场的游客可办理落地签。

?离波斯波利斯最近的大城市是设拉子,由此包车可一日游览三个景点:波斯波利斯、帕萨尔加德(波斯帝国另一座首都、居鲁士的陵墓所在)、波斯帝陵(大流士一世、薛西斯一世、阿尔塔薛西斯一世和大流士二世的陵墓)。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
你的评论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9期 总第607期
出版时间:2019年09月26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权所有
粤ICP备10217043号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
联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体部
一分时时彩手机版